【界定】漫说长阿含经——小缘经
来源:    发布时间: 2016-04-29 16:00   2171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此经叙述佛陀破除婆悉咤、婆罗堕两位婆罗门的骄慢心。佛陀说四姓中的任何一姓,如能行持善行,就会受到清而白的善报,反之而行不善行,即会受到黑而冥的恶报。在佛法中,并没有贫富贵贱差别,都一样能够证道。佛陀教人尊敬那些笃信三宝的人,因为三宝者堪受世人之供养,经中曾举例说波斯匿王之礼敬三宝之美举。

【界定】漫说长阿含经——小缘经

界定

 

讲法地点:舍卫国清信园林鹿母讲堂

参加人员:千二百五十比丘

内容提要此经叙述佛陀破除婆悉咤、婆罗堕两位婆罗门的骄慢心。佛陀说四姓中的任何一姓,如能行持善行,就会受到清而白的善报,反之而行不善行,即会受到黑而冥的恶报。在佛法中,并没有贫富贵贱差别,都一样能够证道。佛陀教人尊敬那些笃信三宝的人,因为三宝者堪受世人之供养,经中曾举例说波斯匿王之礼敬三宝之美举。

 

这部《小缘经》在佛教史上占有比较重要的地位。在这部经典中,依我的观点,主要谈的是两个问题,一是佛陀对于四种姓的态度;二是阐述佛教的宇宙观以及人类的起源问题。第一个问题,大家都比较熟悉,佛教是坚决反对有关四种姓的划分的。而对第二个问题,由于这个问题涉及的问题比较敏感,大乘佛教对它谈得好像不多,或者在作些刻意的回避。我觉得如实地把佛陀的观点表达出来,又何尝不可呢?下面我就分别谈谈。

(一)佛陀的种姓观

佛陀为什么对四种姓问题进行明确地表态了呢?这里面有个因缘。有两个婆罗门准备到佛陀这里来出家,一个叫婆悉吒,一个叫婆罗堕。佛陀的话重点是对前面一个叫婆悉吒的人说的。佛陀对他们很是关切,就问他们:“你们俩来出家,有没有人说你们闲话啊?”佛陀的意思很明白,也十分体谅他们俩人是顶着很大的压力前来皈依佛陀的。

这两位倒很直爽,说有啊,他们都纷纷指责我们呢。佛陀说他们都指责你们什么了,说出来看看?

婆悉吒想了想,就禀告佛陀说:“他们都说:‘我们婆罗门种是天底下最好的人种,其余的种姓都不值一提!我们的皮肤长得又洁白又干净,这是其他种族没法比的。我们是大梵天的后代,是从大梵天的口中降生出来的。你们俩现在做啥不好呢,却要到佛教那边去修什么异法呢?”

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还要搞明白这个“婆罗门”,到底是怎么来的。我搜集了一些相关的资料,让我们对雅利安以及印度的种姓制度有个大致的了解。

从目前史学界所考证的结果来看,把婆罗门列为早期雅利安人的后裔,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出入。雅利安(Aryan)这个词是个梵语,意为高贵,也就是意指“高贵的纯种”。《辞海》对雅利安人的解释是:

 雅利安人(Aryans)是欧洲19世纪文献中对印欧语系各族的总称。从印度和波斯古文献的比较和研究中推知,远古在中亚地区曾有一个自称“雅利阿”(Arya)的部落集团,从事畜牧,擅长骑射,有父系氏族组织,崇拜多神。公元前2000至前1000年间,一支南下定居印度河上游流域,一支向西南进入波斯,另一支迁入小亚细亚。自18世纪欧洲语言学界发现梵语同希腊语、拉丁语、克尔特语、日尔曼语、斯拉夫语等有共同点后,即用“雅利安语”一词概括这些语言。

根据记载,雅利安是史前时期居住在今天的伊朗和印度北部的一个民族。他们的语言就叫雅利安语。19世纪,雅利安语一名被用作印欧语的同义语。在19世纪,由于戈宾诺伯爵及其门徒张伯伦的积极鼓吹,出现过一种雅利安人种的说法。所谓的雅利安人种成员是讲印欧诸语言的人,有利于人类一切进步的人,并宣称优越于闪米特人、黄种人以及黑种人。雅利安主义的信徒们将北欧和日耳曼诸民族视为是最纯粹的雅利安人种成员。

公元前三千年左右,雅利安人还是一个部落联盟,其生产力发展已进入铜器和青铜器时代,他们本来就是一个游牧部落,所以畜牧业在他们的经济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过着以游牧为主的生活。其社会组织形态尚处于父系氏族部落和军事民主制时期。为了寻找新的水源和牧场,雅利安人的部落开始不断向外迁徙,向西进入欧洲大部分地区,向东深入欧亚的腹地、向南则伸入西亚和南亚,在人类历史上形成了规模巨大的世界性的游牧部落迁徙浪潮。说梵语的雅利安民族,早在公元前一千年以前,就已经进入到了印度北部。自20世纪20年代起,在印度河河谷先后发现几个古代城市遗址,著名的有哈拉巴和摩亨佐·达罗,因此统称为哈拉巴文化。公元前二千年代中叶,属于印欧语系的许多部落,从中亚细亚经由印度西北方的山口,陆续涌入印度河中游的旁遮普一带,征服了当地的大部分达罗毗荼人。入侵者是白种人,自称雅利安,以区别于皮肤黝黑的达罗毗荼人。经过几个世纪的武力扩张,雅利安人逐步征服了整个北印度。雅利安人早先过着原始的游牧生活。入侵印度后,雅利安人吸收了达罗毗荼人的先进文化,由游牧转为定居的农业生活,并逐渐向奴隶社会过渡。由于雅利安人对达罗毗荼人的征服和奴役,以及雅利安人内部贫富分化的结果,在雅利安社会中逐渐形成了一个森严的等级制度,这就是种姓制度。种姓一词在印度的梵文中叫瓦尔那,就是颜色或品质的意思。因此种姓制度又叫瓦尔那制度。在种姓制度下,古代印度人被分为四个种姓: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 。相传婆罗门是梵天(印度当时所奉信的神)用口创造的,刹帝利是梵天用手创造的,吠舍是梵天用腿创造的,首陀罗是梵天用脚创造的。当时的贵族以此说法来巩固自己权利。

婆罗门是祭司贵族,它主要掌握神权,占卜祸福,垄断文化和报道农时季节,在社会中地位是最高的。刹帝利是雅利安人的军事贵族,包括国王以下的各级官吏,掌握国家的除神权之外的一切权力。吠舍是古代印度社会中的普通劳动者,也就是雅利安人的中下阶层,包括农民、手工业者和商人,他们必须向国家缴纳赋税。首陀罗是指那些失去土地的自由民和被征服的达罗毗荼人,实际上处于奴隶的地位。各个种姓职业世袭,互不通婚,以保持严格的界限。不同种姓的男女一旦通婚,他们所生的子女便被看成是“贱民”,或叫“不可接触者”,贱民不包括在四个种姓之内,最受鄙视。

为了维护种姓制度,婆罗门僧侣宣扬,把人分为四个种姓完全是神的意志,是天经地义的。在婆罗门的经典《吠陀》中,波罗门把种姓制度的出现用神话来解释,说原始巨人普鲁沙死后,天神梵天用他的嘴造出了婆罗门,用双手制成了刹帝利,用双腿制成了吠舍,用双脚制成了首陀罗。婆罗门僧侣还宣扬:凡是循规蹈矩,安分守己的人,来世才能升为较高种姓,否则,即降为较低种姓。因此,对于广大劳动者和奴隶来说,应该逆来顺受,放弃斗争,遵守奴隶主阶级制定的“达磨”,即所谓的,以免加重来生的灾难。为了维护种姓制度,奴隶主阶级还制定了许多法律,其中最典型的是《摩奴法典》。相传,摩奴是大神梵天的儿子,为了确定人间各种人在社会上的应有次序,确定婆罗门和其他种姓的义务,便制定了这部法典。《摩奴法典》首先确认婆罗门是人世间一切的主宰,而首陀罗只能温顺地为其他种姓服劳役。首陀罗不能积累私人财产,不能对高级种姓有任何不敬的言行。婆罗门和刹帝利则有权夺取首陀罗的一切。

为了镇压低级种姓吠舍、首陀罗的反抗,《摩奴法典》还规定了许多残酷的刑罚。比如,低级种姓的人如果用身体的某一部分伤害了高级种姓的人,就必须将那一部分肢体斩断。比如,动手的要斩断手,动脚的要斩断脚。

四个等级在法律面前是不平等的。《摩奴法典》规定,刹帝利辱骂了婆罗门,要罚款100帕那(银钱单位)。如果是吠舍骂了,就要罚款150200帕那。要是首陀罗骂了,就要用滚烫的油灌入他的口中和耳中。相反,如果婆罗门侮辱刹帝利,只罚款50帕那;侮辱吠舍,罚款25帕那;侮辱首陀罗罚款12帕那。高级种姓的人如果杀死了一个首陀罗,仅用牲畜抵偿,或者简单地净一次身就行了。

《摩奴法典》还对各个种姓的衣食住行都作了烦琐的规定。比如规定不同种姓的人不能在呆在同一个房间里,不能同桌吃饭,不能同饮一口井里的水。不同种姓的人严格禁止通婚,以便使种姓的划分永久化。

每个种姓都有自己的机构,处理有关种姓内部的事务,并监督本种姓的人严格遵守《摩奴法典》及传统习惯。倘有触犯者,轻则由婆罗门祭司给予处罚,重则被开除出种姓之外。被开除出种姓的人也成为贱民。贱民只能居住村外,不可与婆罗门接触,只能从事被认为是最低贱的职业,如抬死尸,清除粪便等。走在路上,贱民要佩带特殊的标记,口中要不断发出特殊的声音,或敲击某种器物,以提示高级种姓的人及时躲避。婆罗门如果接触了贱民,则认为是一件倒霉的事,回去之后要举行净身仪式。

印度从古至今,经历了几种社会形态,但是种姓制度却一直延续下来。种姓制度经过长期演变,越来越复杂,在四个种姓之外,又出现了数以千计的亚种姓。

从上面我所搜集的一些有关雅利安及种姓方面的资料,我们就可得知,婆罗门应该属于白种人,属于欧洲人种的分支,他们甚至与欧洲的日尔曼人有着血缘关系,而日尔曼人也自恃血统高贵,很是傲慢。

那么我们的释迦佛对婆罗门的态度是怎样的呢?他无情地撕开了婆罗门人的虚伪的面纱:“你们看这一群婆罗门具,愚昧而顽冥,就好像一群衣冠禽兽,一天到晚虚情假意,装模作样!”那么佛陀的持有什么样的种族观呢?佛陀的态度很鲜明,四种姓之中,只要你行恶,即使你血统再高贵,也同样要堕于恶道;但如果你行善,即使是最下贱的种姓,也能获得良好的善报——这是贯穿本经始终的一条红线。

在经中,我们有一点需要注意一下,佛陀为了区别于当时我四种姓,于是就把自己的弟子定为第五种姓,即“释种”,这是佛教徒自称为“释子”的重要来源。不仅如此,佛陀还说,凡是佛教的出家比丘,当别人问起是何种姓时,我们有两种回答,一种就是“我是沙门释种子也”,另一种回答就是“我是婆罗门种”。这什么说出家比丘也可以自称为“婆罗门种”呢?佛陀对此的解释是:“大梵名者即如来号,如来为世间眼,为世间智,为世间法,为世间梵,为世间法轮,为世间甘露,为世间法主”。佛陀的意思是,凡是出家比丘,都是修无上道,证无上道,行无上道,所有的出家比丘,都是种姓最高的,无论他们出家前属于哪种种姓。这在当时极其强调种姓等级的印度社会来说,无疑具有极大的进步意义。

(二)佛陀的宇宙观以及人类起源观

当今主导世界的三大宗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佛教,或者说其他一些影响范围较小的教派,无论是哪种宗教,他们都试图对人类以及宇宙的起源有一个合理的解释。相对而言,佛教的宇宙观显得有些独特,在各个宗教中显得别具一格。当然,我们不能先入为主,以当今的一些科学发展的标准来衡量佛教的宇宙观以及人类起源观,佛陀并不是科学家,研究宇宙及人类的起源并不是他的强项,他只能站在佛教缘起,以及从人类所具有的“五欲”的基础上来谈起源问题。

按照佛陀的观点,世界上所有的物体,都会有个成住坏空的过程,无论再坚固的物体,最终它总归毁灭,转而以其他种形态而出现。当然,世界的坏灭而自然的变迁会显得很漫长,往往用“劫”来表示。在很久很久劫以前,我们所居住的世界归于坏灭了(当然,不一定是指地球,相对于无量劫而言,地球只是一个年轻的星球)。当我们所居住的世界坏灭之时,所以的众生都命终而上升到光音天,在那里等候世界的再次成就。是时众生都是自然化生(变化而生),以意念为食。

我们在这里需要了解一下,什么叫光阴天呢?光阴天就是色界二禅的最高天,此天绝音无声,众生如要讲话,便自口中发出净光来作识别,故名光音。在光音天中,众生以什么形式而存在呢?佛经中没有交待明白。但是我想,无论如何不会是以像我们凡夫这样的色身而出现,因为在这样的天界里,众生都是以意念为食,都处在一定的禅定中,很可能是以一种“精神实体”的形式而存在,“光明自照,神足飞空”,如果是我们人类,那么除非长着翅膀,还则很难做到在天空中飞行自如的。

但是光音天的日子也不长久,等于另一个能够生存的世界完工以后,我们人类还是要重新去过苦日子。在这个星球刚诞生之时,它的形状是什么样子呢?是“此地尽变为水,无不周遍”,也就是全球一片汪洋,几乎找不到一块可以栖息的陆地——这是人类星球诞生的最早状态。我们来看看人类诞生的整个过程:

第一步,后来大水逐渐消退,开始有大地的出现。

第二步,此时大地“甘泉涌出,状如酥蜜”,很好吃,于是有人就用手指去醮一点尝尝,结果越吃越好吃,大家都跟着去争抢食用。

第三步,甘泉这东西吃多了以后,人类的体型变了,变得身段也粗了,肌肉也坚硬了,原来的“妙色”也没了,连飞行帮手“神足”也丧失了,身上的光也消失了。这时候没办法了,只能靠我们的双脚老老实实地在地了行走了。而最要命的是,由于身上的光焰没有了(是不是有点像夏天满田野里飞的萤火虫呢?),导致“天地大冥”。

第四步,“大冥之后,必有日月星象现于虚空”,开始有了白天黑夜的区分。

第五步,人们开始吃地上的“地味”——什么叫“地味”呢?估计是地表里长的一些东西,会不会是我们平常所讲的“观音土”呢,不得而知。这东西好不好吃呢?大约不是很好吃。多吃的人,“颜色精丑”,少吃的人,“色犹悦泽”——看来长得美丑,与我们人类祖先早期的饮食习惯很有关系了。贪吃的人,自然肥胖难看;而注意节食的人,自然是身材匀称苗条,看上去自然上眼了……要命的是,长得好看的,开始“生骄慢心,轻丑陋者”;而那些长得难看的呢,“生嫉恶心,憎端正者”。到了这个时候,大家谁也瞧不起谁,于是麻烦起来了,“忿诤”出现了。

第六步,由于人类的憎恨心的出现,“甘泉自然枯涸”,然后地上有“地肥”生出来了。什么叫“地肥”,它大约和“地味”差不多,都是地上长得东西,具体什么样子,谁也说不清了。但是这个地厚大约比把上面所说的地味的味道要好一些,“色味具足,香洁可食”。既然味道比先前的好吃,那么我们的祖先便放开肚皮,大食一通,结果麻烦不断,比前以长得更丑了(当然,少食的自然还是可以保持“色犹悦泽”的)。这样一来,端正者轻视丑陋者,丑陋者憎恨端正者,大家都相互争吵。这一吵坏了,把地肥又吵很很烦,它也“遂不复生”,被吓跑了。

第七步,“其后此地复生粗厚地肥,亦香美可食,不如前者”,味道比前面的地肥要差一些,但人类总得填饱肚皮吧,于是“复取食之”。这样一来,人类永远飞不上天了,只能永久地呆在这个地方了。和上面一样,美丑相恶,于是粗厚地肥亦不复存在。

第八步,就是“此地生自然粳米”,而且“色味具足,香洁可食”。我们老祖宗这么一吃,麻烦更大了,因为这“粳米”属于五谷,这一吃不要紧,“便有男女”之别,而且彼此还产生了好感:“互共相视,渐有情欲,转相亲近”。一开始大家对这一现象还表示反对,时间长了,也就习以为常了,“极情恣欲,无有时节”。但在光天化日之下乱搞男女关系总不好意思,怎么办呢?“遂造屋舍”,于是人类产生了早期的房屋。事情还没有完,紧接着,“玩习非法,淫欲转增,便有胞胎”,就这样人类便开始生育后代了。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出,佛教的人类起源观,与基督教的观点是完全不同的。

第九步,由于贪心的驱使,很多人开始积余粮食,“竟储积已,粳米荒秽”,接着地下只能生“糠糩”,而且这种东西也越见稀少,弄得大家很是苦恼。

第十步,在这种没有公粮可以食用的情况下,大家怎么办呢?于是便开始分地,这点有些像土地承包到户,你干你的,我干我的,这样多收与少收,就泾渭分明。收成不好的怎么办?就去偷人家的粮食,于是便发生了争吵、打架斗殴事件。

以上这十步,我们从历史的角度进行考察,它非常类似于人类从早期的一切物品的公共所有的原始社会,向社会分工以及私有化产生的奴隶社会过渡的变迁史。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我先把这个议题先放一放,在后面的诸篇中说不定会重新提及。

在接下来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位主持公道的,且经过大众推举的共主,这就是经中所谓的“大王”,这位大王“形体长大,颜貌端正,有威德”,它类似于人类早期社会的氏族首领。这位首领不过可以调解大家的纠纷,而且可以带领大家去寻找食物。当然,我想,作为首领,它的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就是保护全体领民们的安全,不受他族的侵犯。经中说,这种领主,就是刹帝利的前身。

那么婆罗门是怎么来的呢?有些人就舍家,入山林中去修道。大家见了很欢喜,就去供养他。接着去山林里修道的人也渐次增加,于是,婆罗门就产生了。然而这些人并非都是那么纯洁,有的就到人间,“诵习为业”,就是专门念诵一些经咒,祭祀超度,并以此为业。

在这部经中,把作为第三等级的“吠舍”称作“居士”,这些居士“好营居业,多积财宝”。作为第四种姓的首陀罗是做什么的呢?“有多机巧,多所造作”。按理说,这些都是些能工巧匠啊,我们在前面提到的那位建师周那不就是干这一行的吗?在当代来说,一些工程技术人员、工厂企业里的各种技术工人,都是属于这一块的。他们的地位在当代来说是属于“主人翁”阶层啊。可是在印度把他们划为最低一档,实在是不合理。但是我想这是佛陀从这个种姓起源时所从事的职业,比如像农民属于哪一等级,在这部《小缘经》中也没有明确的划分,但是,他们既然从事着并不低贱的工作,将农民阶级划入“吠舍”种姓,应该不会有大的出入。

按照上面的分析,我们便看出从事建筑、修理、服务、工程技术甚至是创造发明之类的职业,我们觉得这种所谓“首陀罗”的种姓并不低贱,反而有些崇高,因为他们帮助我们解决了生活中遇到的很多麻烦。比如说鞋子坏了,总不能一出毛病立马扔掉,经过修补后再穿,这是传统美德啊!但是后来的情况却发生了变化。这些首陀罗真正的来源,应该是三种人。第一种,就是那些失去土地的自由民,他们由于衣食无着,只得卖掉土地。农民失地后,只得沦为奴仆。第二种,是那些早期的土著民,也就是被征服的达罗毗荼人。第三种,是由于战争而掠夺的俘奴,他们由士兵和百姓两部分组成。这些俘奴有的赏赐给战胜的将领和王宫王臣,有的直接拿到人口交易市场上待价而沽。这些人的命运我们可想而知,即使是像古希腊时期富有才华的寓言家伊索,也逃避不了被贩卖、被杀害的命运。首陀罗也是这样,凡是像宰杀、挑死尸、除粪等那些最下贱最肮脏的累活苦活,都统统交给他们。

我们的释迦佛是主张种姓平等的,他宣称首陀罗可以出家,与其他三种姓的比丘一样,不会受到任何歧视和虐待。可以说,在当时那样的社会历史条件下,作为最低种姓的首陀罗,只有加入到佛陀的僧团内,才能享受到真正的平等与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