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一大师诗词鉴赏(二十四)
来源:    发布时间: 2021-03-01 15:24   12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滑稽传题词四绝

 

(一)淳于髡

斗酒亦醉石亦醉,到心惟作平等观。

此中消息有盈,春梦一觉秋风寒。

 

(二)优孟

中原一士多奇姿,纵横宇合卑莎维。

人言毕肖在须眉,茫茫心事畴谁知。

(三)优旃

婴武伺人工趣语,杜鹃望帝凄春心。

太平歌舞且抛却,来向神州忾陆沉。

 

(四)东方朔

南山豆苗肥复肥,北山猿鹤飞复飞。

我欲蹈海乘风归,琼楼高处斜阳微。

1904年作于上海)

 

【背景】

 关于本诗的写作时间,各家著述基本一致,如郭长海的《李叔同集》将其编年为甲辰(1904年),最初发表于《醒狮》杂志第四期。《弘一大师年谱》在“光绪三十年甲辰(1904)一节里说“另大师为《滑稽传》题词四绝”。在这一年里,李叔同作诗甚多,《年谱》说:“庚子辛丑以后,大师感国事日非,一腔热血,无处发泄,于是寄托于风情潇洒间,以诗酒声自自娱。”此四首诗写作的确切时间目前已无处考证,从诗中的“春梦一觉秋风寒”“琼楼高处斜阳微”等描述来看,似可推为1904年的初秋时节。

 

【鉴赏】

 这四首诗是李叔同诗中比较少见的四首诗。在四首诗中,每一首诗都在咏叹一位历史人物,分别是淳于髡、优孟、优旃和东方朔。这四个人都是属于战国时期的人,而且他们都有个共同特点,即滑稽善辩,善于在啼笑怒骂之间极尽讽谏之事。李叔同假借四位历史人物,无非是想表达两点思想:一是对国家命运的忧虑,二是对自己抱负的抒发以及意欲归隐的无奈情志。

 第一首诗讲的是淳于髡,这个人很有本领,也很滑稽,而且酒量很不错。诗的前两句记载了历史上的一个典故:有一次齐威王在宴会上问他:“你喝多少能醉倒呀?”他的回答是:一斗可以醉,一石(dàn)也能醉。淳于髡的解释是:“喝大王您赏赐的酒,倘若负责执法的官员站在一旁,负责弹劾的御史在后监督着,那我顶多只能喝一斗;如果大家无拘无束,开怀畅饮,那我喝一石都不会醉!”这说明了一个道理:君王大臣都要讲究法度,要克己复礼,却不能任性胡来。于是诗人开始对自己进行反思:这几年来是不是也过着放浪形骸的生活?于是诗人不自觉地联系到了佛家的平等观(空观)。后两句诗写到了自然时令,即月有盈亏,岁有春秋,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而那些看似放浪洒脱的生活,实则不过是一场春秋大梦而已!

 第二首诗提到了楚国乐人优孟。优孟这个人也是富于辩才,而且善于在谈笑之间设谏楚庄王,因此诗中将其称为“中原一士”。他对楚国做了很多贡献,其“纵横宇合”之术甚至连莎士比亚和韦伯斯特这样的大文豪都相形见绌。第三句诗是“人言毕肖在须眉”,讲的是一个历史典故:楚相孙叔敖在世时,知优孟乃贤德之人,于是多方关照。孙叔敖一生清贫,临终时对儿子说:“我死后,汝必贫困,若往见优孟,言我孙叔敖之子也。”后来其子果然十分潦倒,只得求救于优孟。于是优孟穿上孙叔敖的衣冠,摹仿其抵掌而谈,连眉毛胡子都模仿得惟妙惟肖,楚庄王以为孙叔敖复生。优孟见状,便趁机讽谏庄王当善待功臣后裔。庄王纳其谏,封孙叔敖之子以寝丘之地,十世不绝。后面一句是“茫茫心事畴谁知”,意思是说大家都说优孟喜欢滑稽搞笑,但他的一番苦心,又有几人能够识得?从这里可以看出,李叔同对优孟这个人的评价很高,从中也可以看到李叔同在一定的时期,的确是很想有一番抱负或作为的。

 第三首诗是咏叹优旃。优旃这个人很喜欢讨主人的欢心,也就是投其所好,所以诗的第一句说“鹦鹉伺人工趣语”;但是优旃与一般弄臣又完全不同,他虽然幽默诙谐,但是他却合于大道,令君王从开心大笑中悟出道理。事实上优旃这个人表面上幽默,他的心却在滴血,就像“杜鹃望帝”一般,夙夜忧国忧民。而到了秦二世时,朝廷上可谓一派歌舞太平景象,“向来神州忾陆沉”,把社稷安危完全抛在了脑后,连大地即将要沉没了却都浑然不知!想想看,李叔同能写出这样的诗句,难道仅仅是咏史?大约是讽今的成分更多一些吧!

 最后一首诗讲东方朔,这个人虽然臣于汉武帝,然一直未受到重用,他倒也坦然处之,说自己是“与义相扶,寡偶少徒,固其常也”。这首诗中的前两句写到了两个人:一个是真隐士陶渊明,一个是假隐士周顒。陶渊明在东篱的豆苗是肥了又肥,说明长势良好;而那个周顒呆过的北山上的鸟儿们却无处安身,飞了又飞。那么东方朔是真隐士呢,还是假隐士?联系到东方朔有“避世金马门”之说,似乎是说东方朔和周顒都仅是保全自己的避世行为,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与世无争的隐士。那么李叔同倾向于哪种呢?当然是陶渊明。所以才有“我欲蹈海乘风归,琼楼高处斜阳斜”,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倚靠着琼楼玉宇,目送着西下斜阳,难道不是人生快意之事?从这里我们又可以看出李叔同纵有报国济世之志,然时局再也不能容得下他的一腔热血了。

 综观上述四首咏史诗,我们似乎觉察出青年李叔同的思想始终处于两极矛盾之中:一极是兼济天下,一极是独善其身,而这两种恰恰是截然不同的处世之道。如何兼而顾之呢?李叔同是矛盾的,茫然的,同时也是备受煎熬的。当一切问题都无法在现世中圆满解决的时候,用佛家的“平等观”来观察世间人生,不失为一种精神解脱。于是,在他的诗中,佛家义理的因素比例,开始多了起来。最后,出家,成了李叔同解决二元对立的不二选择。

(鉴赏:界定)

 

【注释】

 1.滑稽传:《史记》卷126有《滑稽列传》,记载了淳于髡、优孟、优旃、东方朔等人的事迹。

2.淳于髡(前386-310),齐国黄县(今山东龙口)人,政治家、思想家,身长不满七尺,滑稽多辩,博学多才,数度出使诸侯未尝屈辱,对齐国振兴贡献巨大。

3.斗酒亦醉句:此句是指淳于髡为齐国立下大功,在宴席上齐威王问:“先生能饮几何而醉?”对曰:“臣饮一斗亦醉,一石亦醉。”威王问其故,淳于髡说了自己的理由,从此威王乃罢长夜之饮,以淳于髡为诸侯主客。

4.心唯平等句:此句引用天台宗三观中的“假观”,平车以空观系于观中知假非假而破假入空,而假观则知空非空而破空入假。如是空假共破而互用,故称为平等。《维摩经玄疏》卷二:“又空观之异名,亦称平等观,以空为平等而一一别相之故。”

5.此中消息句:消息的本义是指消长、盈减或盛衰,引申为奥妙或真谛。 [nǜ],指农历月初月见于东方月末月见于西方

6.优孟:生卒不详,荆州人,春秋楚国宫廷艺人,长八尺,以优伶为业,名孟,故名。自幼善辩,擅长表演,常谈笑讽谏时事。

7.中原一士:此处指优孟。

8.莎维:分别指莎士比亚(1564-1616)和维白新德(1580-1625,现通译为韦伯斯特,英国剧作家)。

9.须眉:胡子和眉毛,此处指优孟效仿孙叔敖时,连胡子眉毛及一举一动几乎都惟妙惟肖,十分传神。

10.优旃:战国时秦国歌舞艺人,个子矮小,天性幽默,喜欢说笑话,然而说话很有哲理。司马迁《史记·滑稽列传》说:“优旃者,秦倡,侏儒也,善为笑言,然合于大道。”他善于用反讽法来向主政者谏言,以造福人民。

11.婴武:即鹦鹉,以会舌而博得主人欢心,此处比喻优旃。

12.太平歌舞:语出南宋诗人林升《题临安邸》,有乐不思蜀之意。

13.陆沉:喻指国土沦丧。

14.东方朔(约前160-93):字曼倩,平原郡厌次县(山东德州)人,西汉著名文学家。武帝时曾上书自荐,他性格诙谐,言词敏捷,滑稽多智。他曾上陈“农战强国”之计,然武帝视之为俳优之言而不予采用。

15.南山豆苗、北山猿鹤:南山豆苗,指陶潜,是真隐士;北山猿鹤,指南朝宋齐之之间的周顒(生卒不详,汝南安成人,字彦伦),他是伪隐士。同代人孔稚珪在《北山移文》中说:“蕙帐空兮夜鹤怨,山人去兮晓惊。”后人以“北山猿鹤”来讽刺假隐士。

16.蹈海:踏海,此处指战国义士鲁仲连,两次立功而不居功,最后逃隐于海上。